导航菜单

復工後 企業的焦慮得到回應了!-世界十大天才

現在是一個連鎖反應,我們理解疫情防控形勢的嚴峻,但是希望對企業復工的一系列配套服務和政策能夠再人性化一點,地方與地方間的規定、意見也要相通,否則就進入死衚衕,讓企業左右為難。

2月10日公司復工以來,採購的同事主要工作就是和所有供應商接洽,確認他們的復工情況、人員到崗情況和之後的交付能力,以此來判斷對我們的影響和損失會有多大。但是現在200家供應商中只有二三十家可以明確給出交貨時間,大部分回答模棱兩可,供應商也答不出政府何時才能批覆他們正式復工的申請。

“貨通證”發佈後,上海復工企業高呼這個舉措太及時,“終於解了燃眉之急”。

這就是現實,就是這麼嚴峻。

從現在的復工情況來說,公司有60%的人員已到崗,但效率僅僅是平時的20%,物流跟不上,員工到了本市還需要隔離。不僅如此,最大的困難是沒有產出就沒有資金流動,還需要支付大額的員工工資,企業貸款也在後面逼著。

一個星期下來,生產完成進度很不理想,完全沒有達到預期的復工效果,主要卡在採購上,其他輔助部門問題不是太大。而且,因為今年過年比較早,公司從1月10日開始,員工就陸陸續續回家過年了,本來1月底是可以開工的,但是現在1月份本身就沒有完成產值,2月份也肯定完不成預期,3月份還不知道能不能恢復元氣。

現在最心焦的問題是一沒人,二沒原料。訂單納期在一天天逼近,合約馬上到期,雖然可以和客戶說(這)屬於不可抗力的部分,但是我們的下游客戶都是大型知名企業,大家為了搶占市場的優先權急著需要設備。

復工第一周,“員工數量不足的生產線”和“走不通的交通線”,讓不少企業陷入焦慮。不過2月15日,上海市交通委傳來好消息,為支持企業復工復產,在疫情防控期間一張“貨通證”可方便上海貨車在長三角三省一市間的貨物跨省份運輸。

另外,已復工供應商的人員到崗情況和我們一樣,只有部分到崗。比如我們公司有70%是外協勞務人員,現在問題是外來務工者既沒有上海的居住證、也沒有辦法住賓館,進不到公司,所以我們的復工處於半癱瘓狀態。

現在的貨運主要卡在各地政府對待疫情嚴防嚴控的態度不同,交通管制的鬆緊程度也不同。當下儘量減少人員流動是防疫的主要工作,我們也非常理解並且嚴格遵守,也希望城市間的互通可以快速建立起來,儘快恢復物流順暢。

從現在的情況來看,到2月底我們都不能真正復工,意味著有1個半月的生產按下了“暫停鍵”。要知道1個半月的暫停,到後面就不是再1個半月能恢復得過來的,前面的積壓加上後面的擁堵,訂單量越大,消化起來就越難。

根據我們供應商反饋的情況,一部分(供應商)還沒有復工,已經復工的企業遇到的最大問題是物流沒有辦法正常運行。因為地方政府實施了交通管制,企業很迷茫,不知道需要辦理什麼手續才能按規運輸。沒有物料供應進來,我們的復工就沒有一點意義。

再加上現在人力不足,物流不暢,緩衝期就要推到N個月以後,初步估計在7月份步入正軌,但前提是現在不再接超負荷的訂單,如果再增加產能,還要往後延。

復工後 企業的焦慮得到回應了!

而我們現有訂單的交付時間本來從2月到4月是排滿的,原計劃2月份生產50多台設備,現在我預估20台都不一定能生產出來,比計划下降一半多,3月原本目標的完成率也將不到50%。

我們企業拿到復工許可證後,兩天內取得了工廠所在縣級市的通行證,但這個通行證只是一次性的,每次往返都要申請。我們有客戶在上海,現在上海發佈了“長三角貨通證”,我們的貨終於可以供給上海。但是現在我們省內跑不通,比如我另一個工廠在泰州,之前辦不下通行證的時候連自己的廠也進不了。

1個半月生產按下暫停鍵口述者:上海某製造企業工程計劃部黃主管

這個“燃眉之急”到底有多迫切?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採訪了兩位企業相關負責人,瞭解這一周企業在復工上遇到了哪些困難,又經歷了怎樣的貨運尷尬。此外,記者還從他們口中得知,復工中遇到的問題已得到各地政府的重視。以下是兩位企業相關負責人的口述實錄。

我們是一家上海的企業,採取JIT管理模式(準時制、無庫存生產方式),因此要求供應商在需要物料的前一日發貨,但是我們的供應商集中在江浙一帶,疫情突發後,無法按時向我們提供物料,這種生產模式對我們的打擊是很大的。

希望儘快恢復物流順暢口述者:江蘇某高精設備製造商陳老闆

儘管我們企業在2月12日正式復工了,但實際上沒有運輸就和沒復工一樣。因為我們的生產不是閉環的,加工行業需要各方聯合協作,一旦加工的某個環節銜接不上,工廠就直接零產出,進出受阻,陷入癱瘓。